点击关闭

货币金融-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是市场对美国不断升级贸易摩擦的正常的反应

上海迪士尼闭园

第三個方面,我想說姑且不論其合理性和合法性,僅從美國自身評估他國匯率政策法律來看,認定中國操縱匯率也是站不住腳的。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的對外部門貿易餘額由順差逐漸轉為逆差,美國開始高度重視對外部門,先後制定兩部法案來評估貿易夥伴國的匯率政策。一部就是1988年的綜合貿易與競爭法,該法案強化美國在貿易方面的國際地位。其中第3004條B款規定,美國財長每年要分析外國匯率政策,每半年要更新判定它國是否有操縱匯率以阻礙國際收支有效調整或者在國際貿易中獲得不公平的行為,這是每年財政部半年發佈一次美國主要貿易夥伴宏觀經濟和貿易分析報告。

2016年,全球金融市場出現波動,當時中國作為G20的主席國,在上海部長會期間,會同G20各方經過艱苦磋商,首次承諾就外匯市場密切討論溝通,重申將避免競爭性貶值和不以競爭性目的來盯住匯率,有效地消除了當時市場上對各國貨幣競爭性貶值的擔憂。在人民銀行推動下,G20各方還承諾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貨幣、財政和結構性改革政策,來恢復市場信心,促進和維護經濟復蘇。至今仍是G20各國加強宏觀經濟協調,共同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的典範。這種國際合作的精神在當前猶顯珍貴。

題目定為《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依據何在》,後來他們說用問號有點戰鬥性太強,所以變成《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毫無依據》。8月6號,美國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我們非常憤慨,無視中國推動匯率機制改革和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方面這麼多年做出的不懈努力,嚴重破壞了國際規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十分負面的影響。

十幾年來,中國改革開放和參与國際合作的實踐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隨着人民幣在跨境貿易和投資中使用的深度和廣度不斷地拓展,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快速提升。2015年,因為人民銀行實施了一系列的措施,實現人民幣入籃的技術性障礙,最終推動IMF在2015年10月,宣布將人民幣納入SDR的籃子,人民幣正式加入SDR,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里程碑,這也是中國參与全球治理的里程碑。

國際上匯率評估最權威的機構不是美國財政部,而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作為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的核心機構,IMF長期致力於促進國際金融穩定和貨幣合作,推動國際貿易的擴大和平衡發展,保持成員國之間有秩序匯兌安排,糾正國際收支失衡,促進高水平就業,可持續增長和減少貧困,是各國宏觀政策經濟協調主要平台。

以下是演講實錄:朱雋:謝謝四十人論壇邀請我來伊春。原來給我的題目叫「金融業開放」,我也做了準備,但是這周二的時候咱們中國被貼上「匯率操縱」的標籤,我覺得不僅是人民銀行,整個中國金融界都處在震驚和憤慨當中,我們消化了兩天,還是覺得一肚子氣沒地發泄,我跟四十人論壇商量能不能不講開放,我能不能發泄發泄,講講匯率操縱。

另外,不用PPT也有一個好處,我可以限制自己的發言時間,我只有15分鐘,要不然放開一生氣講的時間太長。

2018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的雙邊匯率貶值幅度不到5%,對籃子貨幣多邊匯率貶值幅度僅僅在1.5%左右,今年以來,隨着美國頻繁地升級貿易摩擦,雙邊匯率和多邊匯率貶值幅度都不到2%。可以說在美國極限施壓,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的情況下,匯率和資本流動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人民銀行實現上述成就,實屬不易。

去年3月,美國發佈了301調查報告,並且在一年半的時間里不斷升級貿易摩擦,中國也在這個過程中一直堅持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因素,為維護自身的金融穩定和國際金融市場穩定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我剛才趁張斌講債務的時候,翻了一下咱們的CF40伊春論壇會議手冊,我看黃老師上午已經講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整個歷程,包括逆周期因子,大家有問題,都問張行助。

自2015年以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中國每年年度的第四條款磋商中多次指出,人民幣匯率水平和經濟基本面大體一致。今年7月10號,IMF剛剛發佈了對外部門報告,也指出,中國實際的有效匯率處於基本面和理想政策對應的水平。在今天凌晨剛剛結束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9年中國第四條款磋商報告新聞發佈會上,基金組織再次強調了上述的結論。並且在回答記者提問的時候,建議中國如果下一步面對不斷升級的貿易摩擦,可以擴大匯率彈性,減少匯率干預。

人民幣納入SDR籃子生效之後,對中國經濟產生了一系列正面影響,包括人民幣資產自動配置需求吸引力不斷上升,周邊許多國家宣布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人民幣成為IMF多邊開發銀行官方交易貨幣等等,這些都增強了人民幣國際使用。

2010年以來,有不少發達經濟體央行借鑒美聯儲在金融危機后的做法,與人民銀行建立了貨幣互換的安排。今天上午黃老師也講到,人民幣互換現在已經成為區域和全球金融安全網的重要組成部分,發揮了金融穩定的功能。特別需要指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今年在對烏克蘭、埃及、蒙古和阿根廷救助活動中,四國央行和人民銀行開展貨幣互換均被作為IMF放款的先決條件,彌補了對方融資缺口,對危機救助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今年5月份,美國財政部修改三項量化標準,因為收緊,所以今年進入監測名單是有9個經濟體。9個經濟體是在原來那幾個基礎上增加了意大利、愛爾蘭、新加坡、馬來西亞和越南。把瑞士給挪出去了。在這9個經濟體裡頭,只有中國和韓國僅觸發一項指標,其餘國家觸發兩個指標,中國在經濟體不是名列前茅,應該是倒數第八或者第九。美國枉顧事實,不尊重自己的國內法硬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的標籤,正如桑姆斯所說損害美國自己的公信力和信譽。

因為星期四才定的目標,我們這兩天忙於寫各種戰鬥檄文,沒來得及準備PPT,只畫了兩張圖。

首先回顧一下在曉慧行助帶領下人民幣匯率機制形成的成就。多年來中國協同推進匯率形成機制改革、金融市場開放、提高資本賬戶可兌換這三駕馬車,人民幣匯率不斷增強,2005年7月,人民幣匯率啟動參考一攬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此後,人民銀行不斷探索並且完善更加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2012年4月,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對美元日波動區間由0.5%擴大1%,2014年進一步擴大2%,2018年8月,人民銀行推動匯率中間價的改革,匯率政策的規則化、透明度和市場化水平不斷提高。

我今天主要是想通過回顧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這十幾年來的歷程,通過回顧十幾年來中國參与國際金融合作的實踐,還有通過回顧美國不管合法還是合理,用於評估其它國家匯率政策的國內法律,來批駁一下美國給中國人民幣貼上「匯率操縱」這個標籤的無理荒唐吧。

第二個方面,我想從國際合作的角度,美國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的標籤也是十分荒唐。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大國,十幾年來,一直恪守G20領導人峰會的宣言精神,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的目的。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諸多經濟體貨幣普遍貶值,當時為了防止亞洲周邊國家地區貨幣輪番貶值、危機惡化,中國主動承諾人民幣不貶值,有力支持亞洲金融市場穩定。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在美國爆發,中國再次用行動實踐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承諾,並且積極和周邊經濟體開展貨幣互換等合作,增強市場信心,中國舉措展示了負責任大國的形象,有力地支持了國際金融市場穩定,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和經濟復蘇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朱雋指出,美國因為周一人民幣匯率破7,周二就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違反了國際共識,令人難以信服。

美國因為人民幣匯率破7,周一破7,周二就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違反了國際共識,令人難以信服。

新浪財經訊8月10日消息,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主辦「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今日在伊春舉行,本次論壇聚焦「金融開放與金融科技」。CF40成員、央行國際司司長朱雋發表演講。

這部法律明確什麼是匯率操縱,美國財政部評估其它匯率操縱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

伴隨匯率機制完善,人民幣體現強勢貨幣特徵。我們這兒有一個根據清算銀行的數據做的表,是2005年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啟動到現在,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和實際有效匯率的變化。名義有效匯率NEER,十幾年來升值了38%,實際有效匯率是REER升值了47%,可以說在全球範圍內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

第二部法案是2015年《貿易便利與強化法案》,這個法案第107條修正案規定,美國財政部基於1988年法案基礎上對主要貿易夥伴的宏觀經濟和匯率政策進行分析的時候,要考慮三項關鍵的指標,這次是制定了三項量化指標。今年的時候把2015年制定三項指標修改了一下,現在三項指標是,第一項與美國的雙邊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金。第二條,經常賬戶順差佔GDP的比重。2015年制定的時候是不能超過3%,現在下調2%,所以更加苛刻。第三條在過去12個月,至少6個月多次實施外匯凈買入,原來沒有數量指標說的是持續單向的外匯干預,現在是說12個月裡頭至少有6個月多次實施外匯的凈買入,買入總額超過GDP2%,今年5月份修改這一項指標,過去12個月當中至少8個月多次凈買入,這個收緊了標準。

從上述三個方面,我們都沒有找到中國操縱匯率的蛛絲馬跡,相反,通過觀察人民幣近一年多來波動,我們發現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摩擦,恰恰是人民幣匯率波動的重要的外部擾動因素,也是國際金融市場不穩定的重大根源。

從市場數據看,人民幣匯率大幅度波動都是因為美國關稅升級,美國宣布對我們輸美500億商品征25%的稅,當月人民幣匯率對美元貶值3.1。去年7月11號,美國進一步宣布對2千億的自華進口商品加稅10%,7月份,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是1.9%,今年談判破滅以後,對去年2千億美元商品的徵稅率從10%上升到25%,當月人民幣匯率對美元貶值2.5%。今年8月1號,特朗普突然宣布要對華進口的3千億美元商品加征10%的關稅,引發人民幣匯率貶值和市場波動。這並不讓人意外,可以說這是市場對美方加征關稅自然反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美方造成。

她表示,8月以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是市場對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摩擦的正常的反應,美國不顧事實給人民幣貼上標籤,損人不利己。中國經濟與美國相反,中國經濟具有巨大的韌性潛力和迴旋餘地,中國也有信心有能力應對各種危機和各種情況,後續措施可能會陸續出台。

法案公布以後,美國財政部發佈了7份匯率報告,每一份都沒有認定任何一個國家操縱匯率。有三個量化標準,一個是順差顯著,第二個是經常賬戶佔GDP指標較高,第三個是外匯干預佔GDP指標較高。當時同年列出被監測指標是日本、韓國還有中國台灣。中國僅觸發一項指標,應該不在監測名單之內,所以當時我們還去問過美國財政部,但是它認為中美貿易順差當中,中國順差在美國逆差中占的份額過大,我們看了一下大概佔了47%、48%,所以仍將中國留在監測指標。同時日本、德國、韓國一直留在指標裡頭。

綜上可以得出結論,8月以來,十天以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是市場對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摩擦的正常的反應,美國不顧事實給人民幣貼上標籤,損人不利己。中國經濟與美國相反,中國經濟具有巨大的韌性潛力和迴旋餘地,中國也有信心有能力應對各種危機和各種情況,後續措施可能會陸續出台。謝謝大家!

今日关键词:罗伟因病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