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男子信息-一个叫阿峰的男子被诱骗至辖区内的一处民房参与“百家乐”赌博

华晨宇演唱会

通訊員 儀公宣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陳詠

受害人:欠百萬賭債不知道上當今年4月,儀征市公安局在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中獲取一條線索,該線索是一個被抓嫌疑人舉報的。嫌疑人舉報稱,2016年5月的一天,一個叫阿峰的男子被誘騙至轄區內的一處民房參与「百家樂」賭博,賭局的其他參与人以打假牌的方式,合謀控制輸贏,讓阿峰損失了上百萬元。而當時的阿峰竟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情況,因此只能自認倒霉,並未報警。

隨後,民警順藤摸瓜,又對楊某的社交圈進行排查,經過大量研判蹲守工作,終於在近日成功揪出了當時的那兩名「女荷官」小梅和小芬。

犯罪嫌疑人指認賭博場所。「大案牘術」一詞出自最近的熱播劇《長安十二時辰》,「靖安司」在海量的案牘中發掘出有用的信息,經過信息的整合分析處理案件,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在現代,「大案牘術」有了一個更貼切的名字:大數據。儀征一男子醉酒後一覺醒來,竟欠下百萬元債務。當事人處於醉酒狀態,只記得自己賭輸了,其他什麼都記不清。這樣的情況,也能破案嗎?記者30日採訪獲悉,儀征警方巧用現代版「大案牘術」,通過海量數據碰撞,成功揪出一個設賭詐騙團伙。目前,此案還在進一步處理中。

接到線索后,儀征警方迅速找到了當事人阿峰。然而,事情已經過去了近3年,阿峰當時又處於醉酒狀態,只記得自己輸了上百萬,是賭博賭輸的,願賭服輸,沒什麼可說的,其他的細節都記不清了。「我只記得當時在和一個叫阿光的人喝酒,喝過酒後被他帶去了一處民房,然後打牌、睡覺,一覺醒來,知道自己輸了上百萬。至於具體在哪賭的,和我一起賭的人是什麼人、長什麼樣,我是真的一點都記不起來了。」阿峰迴憶說。

然而,當時找來的「荷官」真實身份是什麼,來自哪裡,阿光和阿海卻都說不出所以然來。他們只知道「荷官」是女的,都是和一個男性「經紀人」一起乘坐飛機來的,帶有明顯的雲南、四川等地口音。

此時,這個「經紀人」便成了尋找涉案「荷官」的關鍵,但經審訊,民警失望地發現,阿光和阿海不僅對這個「經紀人」的身份信息一無所知,如今更是什麼聯繫方式都沒有了。案件就此陷入了僵局。

嫌疑人:幾人合夥設下賭局圈套為查明真相,儀征刑警大隊民警迅速圍繞信息中阿光、「百家樂」賭博這兩個僅有的具體線索展開偵查,很快有了發現。原來,阿光長期混跡在一個「放貸賭博」圈內,並與一個叫阿海的人合夥開了一家百家樂賭場。綜合各方面獲取的線索,警方認為,這兩人合謀詐騙阿峰的可能性極大。

如何破案比對8萬條航班數據鎖定嫌疑人

「我們找來的女荷官用的是特製的牌盒,再加上她在發牌時會事先排列好順序,所以輸贏都是我們自己說了算,阿峰根本不可能贏錢。」阿海交代說,這也是阿峰一夜之間輕易輸掉了上百萬元的原因所在。

事實也確實如此,阿光和阿海很快落網。經審訊,他們交代,阿峰正是中了他們合謀設下的圈套。當時,兩人分工合作,由阿光負責尋找參与賭博的「冤大頭」和會發牌作弊的「荷官」,再由阿海上陣扮演賭徒。將阿峰誘騙至小屋,阿光便故意不停勸酒,目的就是為了讓他放鬆警惕,成功入套。

經審查,小梅和小芬對自己參与設賭詐騙,累計金額上百萬元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截至目前,涉案嫌疑人已全部落網,此案還在進一步處理中。

為儘快突破案件,辦案民警使出了絕招:大案牘術。他們首先通過偵查,大致明確了「經紀人」兩次到達、一次離開南京祿口機場的大致時間。隨後,又以這個時間點為範圍,對該範圍內的八萬多條航班數據進行一一比對分析。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海量大數據分析比對后,一名叫楊某的可疑男子浮出了水面。經過仔細調查,該男子正是涉案嫌疑人。

今日关键词:迪士尼拒绝调解